【盾冬】Find Steve - 上篇/HE

TT

纪翌:

这是给 @小C对抗全世界 的生贺。谢谢你找到我,陪伴我。


本来想一发完结的,结果8000字了只写了一半,只好拆成上和下了。好久没写这种题材,写的好爽。这么粗长的两发完结,不来一发么?


————


他们以为他死了。复仇者联盟的超级英雄们找到Steve的时候,他直挺挺地躺在手术台上。冬兵拧断了一个九头蛇特工的脖子,走过来,看见了Steve。冬兵瞪着他看了一会儿,张着嘴巴像失去了说话的能力,他不敢碰他,问Natasha,他是死了么?直到他们看见Steve胳膊上的PASIV管,才意识到,他仍然活着,只是睡着了。




潜入别人的梦境,这是一个已经被禁止多年的行业了。为了弄明白美国队长身上发生了什么事,神盾局开出高昂的价码寻找仍然活着的盗梦师,他们最后找到了一对搭档,穿着三件套的美国青年和穿着花衬衫的英国流氓。用发油把头发抹的平平整整的青年检查了PASIV的状态,观察着Steve眼珠的运动,他说,有人带他进入了多层梦境,他掉入了limbo,你们需要有人把他带出来。




什么是limbo?博士问,所有人都紧张兮兮地盯着青年。




潜意识的边缘。叼着牙签的中年男人耸耸肩,他回答道,掉入limbo无法自拔的人总有一个原因。




美国青年用了一天给超级英雄们普及梦中世界的各种常识,超级英雄们激烈地讨论着,争执着在梦境中找到Steve的各种策略。他们匆忙地在冬兵身边走来走去,用巨大的音量争吵着,然而并没有人问问他的意见,仿佛大家都觉得他的大脑已极度不稳定,不能让他参与拯救另一个不稳定的大脑。




冬兵便坐在Steve身边看着他。Steve仍然在呼吸着,微弱但平稳,纤长的睫毛随着呼吸微微颤动着,偶尔眼珠快速地运动起来。冬兵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他的心脏像被几根绳子捆绑起来一样,于是他想,Steve只是睡着了。




起初,Natasha和Clint反复尝试了几次,插上PASIV导管,设定一段在梦里足以过去几十年的时间。但她们始终未曾进入limbo过,每次Natasha和Clint醒来后,脸上便会出现那种又疲惫又难过的表情。Clint俯过身来,轻轻地拍拍Natasha的肩膀,对围在身边的人说,“Steve不让我们进去,在第四层梦里。他不断地在我们身边重现我们过去的经历,那些……这不像Steve,我们一直找不到进入limbo的入口。”




美国青年摇摇头,一边帮他们取下身上的PASIV,一边解释道,“你们太了解彼此了。如果他不想让你们进入,他的潜意识就会用过去的回忆困住你们。”




冬兵仍旧坐在Steve身边,他抬起头看着身边的超级英雄们,“那么让我去吧。我都不记得了,我没有过去的回忆。”




********




他们最终同意了冬兵的要求。博士、Clint和Natasha将分别陪同冬兵进入Steve的第一层、第二层和第三层梦,冬兵需要自己进入第四层,然后进入limbo。倚在桌子上的英国人在Bruce和Tony之间看来看去,笑着问美国青年,“你说,美国队长是更希望有一个自大狂在他的脑袋里飞来飞去,还是更希望有一个大个子在他的脑袋里砸的稀烂。”




美国青年瞪了他一眼,扭过头来给了冬兵一个温和的微笑。他在冬兵的手臂上擦上酒精棉球,“你要记住,现在Steve Rogers是每一层梦的梦主。你必须在每一层梦里找到他,跟他一起进入下一层梦,你得在limbo里把他带回来。”




冬兵没有说话,他已经开始犯困了。




他只是突然想起那个叼着牙签的中年男人说过的话,“掉入limbo无法自拔的人都有一个原因。”




那么Steve是为了什么呢?在他仅有的稀薄的记忆中,Steve是他见过的最执着的人,执着地追在他屁股后面叫他Bucky Barnes,执着地强迫他去做身体检查和手臂保养,执着地躺在他的拳头下让他记起他来。Steve是为了什么掉进了limbo中呢?




管他为什么呢,我要把他带出来。冬兵想。




********




Steve的第一层梦和Natasha、Clint描述的一样。人来人往的神盾局大厅,刺眼的阳光从巨大的落地窗中照射进来,晃的人睁不开眼睛。穿着套装的投影人物们在他身边走来走去,手里拿着各种颜色的文件夹,没有人看向他们。




“他们没拿武器?”冬兵问Clint,这跟美国青年告诉过他的不太一样。




“Steve是个和平主义者。”Clint干巴巴地笑了两声,一个投影人物撞到了他们中间,从他们中间挤了过去,Clint把冬兵拉过来,小声地在冬兵耳边说,“但是别惹他们,否则会有麻烦。”




他们在这一层几乎没遇到什么像样的麻烦。Natasha和Clint来过这里,他们带着冬兵和博士在这栋建筑里寻找那些最掩人耳目的僻静小路,干净利落地抹了两个投影人物的脖子,把他们塞进柜子里,最后在Fury的办公室里找到了Steve。




Steve坐在Fury巨大的3D屏幕前,屏幕里的记者用快速而高亢的语调报道着这个城市的最后一场战役,他们即将对这场战斗的应用Steve Rogers进行独家采访。然而Steve睡着了,他坐在那儿,安静地靠在沙发上,旁边摆放着那台PASIV。




冬兵伸出手指,确认着Steve的呼吸。他总是很担心他死了,但是还好,他一直活着。




“现在我们要去第二层了。这里是梦里,如果有投影人物来捣乱,狠狠地砸吧。”Natasha对Bruce说。




Bruce勉强笑了笑。冬兵把胳膊递给Bruce,他模模糊糊地听见Steve的声音从屏幕中传来。




“……我不介意,不足挂齿。”




********




麻烦出在第二层梦境。




当冬兵醒来时,他们躺在一辆正在行驶的火车上,火车的车轮和铁轨摩擦着发出咣当咣当的响动。车窗外飘落进来一朵朵雪花,落在冬兵的脸上,融化在他绿色的眼睛里。




Natasha和Clint迅速地从地上坐了起来,交换了一个眼神。Clint把上半身伸出了车厢,在火车的车顶上固定一条承重带。Natasha一边将承重带的一端递给他,一边看了看手表,“还有20秒投影士兵就会从另一节车厢冲过来,我们只要爬上火车车顶绕到Steve......”




Natasha还没说完,车厢连接处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,一片红光亮起来,车门背后哀嚎一片。Natasha回过头瞪着冬兵,Clint也从车厢外钻了回来,滑稽地坐在车窗上。




冬兵扛着一只火箭筒,他把火箭筒从肩膀上丢了下去,“这样简单多了。”




“放屁”,Natasha气急败坏地骂了娘,“你根本就不知道……”




Natasha的话又没有说完,从被轰开的车门处涌进数不清的投影人物,怒吼着拎着榴弹枪从狭窄的车厢中挤进来。冬兵拧断了十几个投影人物的脖子,但投影士兵对已经被炸死的投影人物不屑一顾,很快围在了他们身边,抓住他们,力气大的好像要把他们撕裂。




“来不及了。”Natasha在一个黑头发的男人抓住他之前,没给冬兵和Clint任何反应的机会,在他们的胸口上来了两枪。




他们重新在第一层梦境醒过来。冬兵从地上坐起来,他头痛欲裂,这是他第一次体会在梦里死亡的感觉,真实到他仿佛能感受到自己的胸口仍然在向外渗着鲜血——子弹带着风声射进他的身体,皮肤和肌肉被撕裂涌出温暖的血液,生命一点一点从身体中流走——他用手摸了一下,确认自己仍然活着。




Bruce扶着他,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他。在Bruce开口说话之前,什么东西敲在冬兵的后脑勺上,他回头瞪着袭击他的人。




Natasha举着Clint的箭筒,“我已经在那儿死了八次了,如果你再擅自行动,我就直接把你踹进该死的Steve的limbo。”




冬兵攥紧了拳头,金属左手发出嘎嘣嘎嘣的声音。他很想拿起匕首跟Natasha打一架,以报复她打死了他还拿箭筒敲他的头,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敢这样对待。但他最终还是松开了手,颓然地坐在那里




他知道Natasha说的对,没有什么比见到Steve更重要了。




********




冬兵默许了Natasha的方案。他们迅速地从地板上爬起来,借助Clint的承重带爬到火车顶,非常没有超级英雄气魄地在火车顶撅着屁股爬行,听从Natasha的指令低头躲避低矮的桥洞。期间冬兵还因为躲闪未及撞上了桥洞,导致Natasha和Clint不得不自己跳下火车,回到第一层梦境找他。




在冬兵不耐烦地挑着眉听着Natasha发脾气时,Bruce和Clint始终用一种同情的眼光看着他。




但无论如何,他们还是找到了某一节车厢中的Steve。在这一层即将留下的人是Clint,Natasha和冬兵坐在Steve所坐的老旧红色座椅上,等着Clint用PASIV把他们连接起来。




冬兵扭过头看向Steve,他皱着眉头,肌肉紧绷,在睡梦中仍然紧紧地握着他的盾,好像他一醒来就要用盾砸死什么人。




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,冬兵伸出手去把盾从Steve的手中取下来,然后用手指抹平Steve皱着的眉毛。这样好看多了,冬兵的嘴角向上挑了挑,露出一个难以判别的笑容。




冬兵坐正过来,等待着坠入下一层梦境。




********




第三层梦境是一个老旧的房间,只有三十多平方米,Steve睡在房间右侧的单人床上,房间中央的炉子仍在旺盛地燃烧着,仿佛Steve刚入睡不久。茶色的玻璃上蒙了厚厚的一层水雾,窗外看上去已是傍晚,走过许多投影人物,夹着皮包,步履匆匆。偶尔有几个人靠近窗子,踮着脚向里张望着,看上去充满疑虑又不怀好意。




冬兵问Natasha,“那个英国人说,入梦越深,投影人物越具有攻击性。”




“因为入梦越深,越接近梦主内心的秘密”,Natasha含糊地回答道,“不过没关系,这些投影一时半会儿不会进来。等你进入下一层,我就出去带着他们绕圈。”




冬兵没有回答Natasha,他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走动着。他觉得很眼熟,但又一时想不起来这里是哪里。竖条花纹的墙纸,支在角落里的画架,断了一条腿的沙发,十几本厚书垫在沙发下,一坐下就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。




冬兵停在了书桌前,那里摆放着一张黑白合影,合影上用黑色笔迹写着一排地址,也许是这个房间的地址。




冬兵拿起那张合影,一个短发男人搂着Steve的肩膀,他们笑的很开心。冬兵见过这个男人,在史密斯博物馆,他的照片和Steve的照片摆在一起,他们叫他Bucky Barnes。他们说,这是七十年前的冬兵。




Natasha问他,“你想的起来么?”




冬兵摇了摇头,“Steve说我不用刻意去想。”




“对”,Natasha笑了,她用一种很柔和的眼神望着他,她看上去就快要伸出手来整理整理冬兵纷乱的头发,但她没有。




Natasha重复着英国人的话,“掉入limbo无法自拔的人都有一个原因。这不像Steve,因为他知道你在现实世界里。”




冬兵突然觉得有一股热气从胸底涌上来。他没有太多记忆,他还在拼凑着对这个世界的认知,因而他几乎没有什么情绪。但他突然生起气来,他想找到那个金色头发蓝眼睛的男人,他想一拳打向他脸上甜蜜害羞的笑容,他想拽着他的衣领大力摇晃起来。




他在Steve身边躺下来,Natasha把针头扎进他的手臂中,一阵轻微的刺痛感,冬兵能感受到冰凉的液体通过枕头一滴一滴地渗进他的血液里。




Natasha低下头,嘴唇轻轻在冬兵的脸颊上碰了碰,“时间是另一种洗去记忆的实验。Steve也许已经呆了几百年几千年了,他可能已经不记得你了。下一层只有你自己了,找到Steve。如果找不到,你也要回来。”




冬兵的瞳孔晃了晃。他气呼呼地想,Steve怎么会不记得我呢,他已经记得我七十多年了,只是过了几百年而已,为什么会不记得我呢?




然后他睡着了。




********




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。冬兵睁开眼睛。




这里是Steve的第四层梦,Natasha和Clint曾说过,Steve让他们不停地在这一层重复着他们的过去,杀死他们曾杀死的无辜生命,失去他们曾重视的至亲好友。然而Bucky并没有记忆,他站起来,四周都是白茫茫的雾气和一人高的芦苇丛。风很大,吹在Bucky的脸上,卷起他的头发,让他闻见芦苇花的花香。




冬兵无法判别方向,他选择了一个方向,扒开身前的芦苇丛向前走着。




这个世界只有寂寞和无聊,眼前的景色一无变化,且没有尽头,永远不知道对错。然而冬兵本来就是个沉默的人,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,他只是安静而执着地走着,既不烦躁也不焦虑,好像他打算一直这样走下去。




然而即使在梦里的世界也会感到口渴和肚饿。起初在冬兵挨饿的时候,芦苇丛中终于有了那么点变化,芦苇丛中长出一棵树来,树上挂着一只牌子,上面写着“回去”。




冬兵摇摇头,好像对Steve很失望,他说,“Steve,我是不会回去的。”




四周的芦苇丛便在风中哗啦哗啦地响起来,听上去像一个男人的叹气,好像是对他的应答。




他们在这里僵持了很久,久到冬兵自己都不记得有多长时间。因为没有食物和饮水,冬兵日渐消瘦起来,于是天上经常下起一场倾盆的大雨,或者在冬兵拨开某一丛芦苇时发现地上摆着一顿丰盛的大餐,热气腾腾,香气四溢。




饿死大概是这世界上最令人不预约的死法之一,但冬兵仿佛打定主意不再碰这些食物,他偶尔喝点雨水,继续在芦苇丛中沿着某个莫名的方向继续走着。




某一天当冬兵再次闻到食物的味道时,他盯着中央那盘红酒烩牛腩看了很久,叹了口气,“Steve,你看,明明你把我饿死就可以送我回下一层了,但你还是受不了这个。”




没有回应。




冬兵坐下来,好像决定好好跟Steve聊聊天,他从没说过这么多话,冬兵说,“Steve,我醒过来的时候什么都不记得了,也没有人记得我,只有你记得我。你知道的,我想不起来,我根本不在意为了谁杀人,在哪里生活。”




他顿了顿,声音有点颤抖,他继续说,“Steve,你不在外面,那你至少要让我进来,跟你生活在一起。”




他们一起沉默了一会,整个世界都安静了。然后芦苇丛又一起哗啦哗啦地响了起来,这次声音不太一样了,声音越来越近,仿佛带着某种指向性。冬兵侧过头望向刚才摆放食物的地方,涂着好看花纹的杯盘都消失了,Steve躺在那里,双手老实地叠放在胸前,金色的头发被风吹乱了,落下一缕在额头上,就好像美国队长睡觉也要用最真诚恳切的姿势一样。




冬兵长长地出了一口气。他把PASIV导管插入自己的静脉中,他躺在他身边,侧过脸望着他。




“晚安,Steve。”他说。




********




冬兵再次醒来时,他躺在一座城市的街道上,走在街道上的投影人物用一种好奇的眼神打量着他。




冬兵很快发现这座城市就像一个真实的城市一样运转着,为了在这个城市生活下去,他甚至不得不找了一份工作。每天早上八点,冬兵会起床,赶到那位雇佣他的德国老奶奶那里,帮她把沉重的水果从卡车里卸下来,整整齐齐的码在水果摊上。




下午的时间是他自己的,他戴着棒球帽,穿着牛仔裤和连帽衫,把金属手臂遮住,像个再普通不过的市民一样在这个城市中寻找着Steve的痕迹。他甚至找到了史密斯博物馆,找到了那个美国队长展厅,大大的透明塑料背板上面用密密麻麻的字迹写着Steve Rogers的生平,写着James Bachana Barnes的故事。冬兵并没有看完,他只是看了开头,便知道下面的内容与现实世界的那块展板并无差别。




冬兵想,既然这个城市和现实中的纽约一样,那么Steve为什么要呆在这里呢?一定有什么是不一样的,他日复一日地寻找着。




冬兵也试图跟那些投影人物聊天,试图询问他们美国队长的下落。但不知是因为冬兵的聊天功力太为拙劣,还是因为这些投影人物本来就是Steve的潜意识,他从来没有成功过。他们用一无所知又暧昧不清的眼神望着他,露出一种局促不安的微笑。




冬兵只是很坚持Steve就在这里,他甚至觉得Steve比任何人都清楚他身上正发生着什么,所以才会总在他不记得路时有人念叨着路牌名从他身边走过,忘记带钥匙的时候钥匙附近有物体落在地上发出响动,或者在烧开水睡着时邻居家的小孩砰砰砰地拍着门向他要糖吃。




如果说真的有什么不一样,Steve就像从不曾在这个城市中出现过一样,这里没有超级英雄,甚至没有警察。冬兵想,当这个城市全部是一个人时,他就在这个城市的任何一个地方,但是你却在城市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找不到他。




原来这就是Steve走遍世界的各个角落寻找他时的心情。




********




时间一天天过去,冬兵开始记不清自己来到这里多久,也许几十年,也许几天。




他买了张地图,去过的地方就圈起来。地图上很快就圈的黑乎乎一片。




他没有变老,这个城市也没有,就连那个他为她打工的德国老奶奶也没有。起初他烦躁不安,每日想拧上了发条一样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游荡着,寻找着Steve的下落,但后来他渐渐明白,也许Steve并不是刻意不来见他,他可能真的忘了他,所以他就这样完美地隐没在人群中,就像冬兵自己曾经所做的那样。




冬兵不知道何者让他更难受。




Steve不来见他,或者Steve忘记了他。




Steve忘记了他,或者他在那么长长久久的日子中忘记过Steve。




偶尔冬兵会想起那个头发用发油梳的油光发亮的美国青年,他穿着整齐的三件套,眼角微微下垂,抿着嘴唇,他说,你得在limbo里把Steve带回来。他向冬兵微笑,然而冬兵却发现美国青年的面目开始模糊不清,很多事情都开始模糊不清,Natasha的脸,Clint的脸,躺在芦苇丛中的Steve的脸,他才意识到时间过了太久了。




冬兵拿出抽屉里的匕首,他在金属左臂上刻上他来到这里的理由,“Find Steve”。




找到Steve,把他带回去。




********




那天早上德国老奶奶迟到了,冬兵搬到早上十点才搬完。他把自己的头发松垮垮地绑起来,擦了一把汗,准备离开水果店。德国老奶奶在水果店外支起了张小桌,摆上了咖啡壶和茶点,她和蔼可亲地笑着,招了招手,招呼冬兵过来。




冬兵犹豫了一下,坐了下来,阳光热乎乎地晒在身上。他仍旧不爱说话,偏着脑袋看着路上的投影人物发呆。老奶奶递给他一支杯子和几块点心,他接过来啜了一口,把点心放在一边。




老奶奶慢悠悠地在摇椅上晃了两下,“下次你不用等我过来,我从来不锁门。”




冬兵有些惊讶地看着他,“不用锁门?”




“不用锁门”,老奶奶笑了,“这个城市没有小偷,也没有警察。”




“是啊。”冬兵随意地迎合道,在心里盘算着下午该去什么地方再找找。




老奶奶继续说,“自从Steve和Bucky在那辆火车上打垮了九头蛇,这个城市就安静啦。”




冬兵觉得自己血管里的血液都停止流动了,他说,“你说什么?”




老奶奶看着他惊讶的样子,笑了起来,“怎么还会有人不知道这个城市的历史?Steve和Bucky是这个城市的英雄,当然,他们已经宣布淡出很久了。”




冬兵觉得有一把火在他的脑子里烧了起来,沿途寸草不生。




********




冬兵跑去了史密斯博物馆,他撞开了两个投影人物,引起了一片骚乱。然而他什么也没管,他站在那块展板面前,重新开始读起了这个故事。




他突然明白了Steve在他进入limbo的第一天就把所有的答案都摆在了他面前,他曾经以为这是一个他们已经讲过了的故事。然而他终于发现Steve在limbo里演了一个新的故事,这个故事有着相同的开始,却有着不同的结尾。




那年冬天,咆哮突击小队接到指令,逮捕乘坐火车的九头蛇科学家Zola,然而Bucky并没有掉下那辆火车。在Steve的世界里,Steve和Bucky抓住了Zola,根据从Zola口中套取的情报全歼德军。他们回到了纽约,通过严格的律法和英雄的魅力管理着这个世界,他们努力了很长时间,足足有几百年,然后这个世界不再需要有超级英雄了,因为这个世界不再有犯罪。




Steve在神盾局发表了退役宣言,他在所有的媒体和记者面前说,“我希望这个世界永远不需要超级英雄。不用担心我和Bucky的工作问题,我们可以一直流浪,我不介意,不足挂齿。”




冬兵在第一层梦中听到过这句话,那里是神盾局,他听到Steve的声音说,“我不介意,不足挂齿。”




冬兵在第二层梦中看到过那辆火车,他曾经从那辆火车上掉了下去,于是那里成为Steve梦的起点。




还有第三个地方,冬兵想起那个房间,想起那张黑白照片,想起那张黑白照片上的地址。




********




冬兵奔跑着寻找着那个地址,他的心脏被某种兴奋难耐的情绪填满着,他的拳头不断地握紧又松开,他已经来到这里一百多年了,他在这里几乎都要把自己本就所剩无几的记忆一一忘掉,但他终于找到了Steve。但他又被某种不知名的恐惧环绕着,好像在这个巨大的链条里他忘却了一个环。




当他站在Steve的门口时,他把这些情绪都抛之脑后。他看了看刻在自己左手上的字,“Find Steve”,深呼吸了一口气,推开了房间的门。




就是这里。竖条花纹的墙纸,支在角落里的画架,断了一条腿的沙发......在第三层梦中Steve就睡在旁边的那张床上。




冬兵扭头看向Steve,他的心脏突然漏掉了一个节拍。在这个巨大的链条里他忘却了一个环。




一个巨大的环。




他突然想起那个英国男人说的话,“掉入limbo无法自拔的人都有一个原因。”




他终于找到这个原因了。




Steve睡着了,他坐在床上,依靠着床头,炉火的红光映照在他的脸上。他的手边摆着一本合起来的硬皮书,随着冬兵开门的动作啪嗒一声掉在地上。一个男人倚在Steve的肩膀上,棕色的头发,圆润的下巴,胳膊上鼓起坚实的肌肉,胸前吊着两只军牌,他听见了冬兵的开门声,抬起头来看着他,绿色的眼睛很漂亮,一开始迷惑不解,但很快他对他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。




“你好,Bucky。”他说,“我是Bucky Barnes。”



评论
热度 ( 507 )

© ▼野莓沼澤 | Powered by LOFTER